美各界批评特朗普对华贸易保护措施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涉及征税的进口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并限制中国企业在美投资并购。特朗普的这一举动在美国各界引发广泛关注和担忧,招致一片批评反对之声。
多家企业协会致信劝阻
在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的前一周,美国媒体提前放风称,特朗普政府将要对规模达6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贸易保护措施。随后,许多企业、商会纷纷致信特朗普,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表示担忧,认为这将导致美国国内物价上涨,并敦促特朗普放弃这一计划,不要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沃尔玛、百思买和梅西百货等24家大型零售商致信特朗普,敦促他不要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他们在信中表示,任何附加的关税,都是对美国工薪家庭的惩罚,导致他们的家庭基本用品,例如衣服、鞋子、电子产品和家居用品等商品价格上涨。
耐克、安德玛等82家鞋业公司也表达了对中国进口商品面临大规模加征关税的担忧。他们表示,美国目前已对从中国进口的鞋类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如果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关税,“将意味着鞋类消费者的成本上升和美国就业机会的减少”。
与此同时,45家行业协会联名致信特朗普,请求不要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警告称此举将给美国经济和消费者带来极大的伤害。这些协会代表了美国部分最大的企业。他们在信中写道:对中国征收关税将提高消费品价格,扼杀就业,拖累金融市场。
代表300多万各类企业利益的“美国商会”则发表声明称,“美国商会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决定表示强烈反对,该决定将使美国家庭因税改而获得的退税收益受到损害”。美国商会主席托马斯·多诺休认为,“征收高额关税会导致具有破坏性的贸易战,给美国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带来严重后果。如果美国政府着手实施这项计划,美国消费者、商业、农场主和牧场主的生计都处于危险之中”。
各州市政府集体唱反调
不仅于此,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的举措也引发不满,美国几大州并不打算配合该举措,集体唱起反调,并向中国企业抛出橄榄枝,寻求投资。美国阿肯色州经济发展委员会执行主任普雷斯顿称,与中国合作可以给阿肯色州带来巨大利益,仅仅是中国在阿肯色州开办的一家服装厂,就为当地居民创造了800多个就业机会。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西萨克拉门托市长表示,过去一年,美国政府多次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但当特朗普政府在自由贸易中倒退时,美国各大州、市的州、市长们担起了开放市场的职责,想方设法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促进本地就业。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各州市的管理者并不打算跟随特朗普政府的脚步,他们倾向于自己掌控各地的经济未来。
舆论批评“加征关税”政策
连日来,美国主流媒体也非常关注此轮中美贸易摩擦。多家美国主流媒体报道称,双方一旦发生贸易战,不少普通美国人将遭受巨大损失。美国著名电视财经频道CNBC网站打出标题:“贸易战是一场你根本赢不了的战争:美国企业猛批特朗普加征关税”。
《福布斯》杂志网站刊文指出,贸易战确实会给经济造成极大损害。文章警告称,不应低估发生全面贸易战的风险,因为贸易战不仅对经济有害,还有可能演变成真正的战争,这不是美国想要看到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道认为,加剧贸易摩擦将对美国企业产生巨大影响。如果打贸易战,美国大豆、波音飞机、汽车等产品可能会失去潜在订单,从而使美国人失去大量工作机会。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标题为:“中美贸易战,给特朗普投票的人可能最受伤”。报道称,美国的农民和那些去沃尔玛超市买东西的普通消费者很可能最郁闷,他们很多人选特朗普当总统,但特朗普加征关税的决定会让他们日后在购买中国制造的产品时花更多钱。
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其堂而皇之的理由是所谓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对此,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萨金特表示,这是个愚蠢的决定,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过高,这是美国人自己的问题,与关税无关。托马斯·萨金特认为,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摩擦,只对美国非常小的一部分人有帮助,但却牺牲了大部分美国人和美国以外的人的利益,所以这并不是一项好的政策。

原标题:阿富汗军方在南部打死30名塔利班武装分子
新华社喀布尔3月31日电 据阿富汗媒体31日报道,阿富汗军方当天在南部坎大哈省进行的清剿行动中,共打死30名塔利班武装分子,打伤10人。
阿富汗亚利安那新闻社援引坎大哈省警察局长拉齐克的话说,阿国防与安全部队从30日晚间起,在该省迈万德行政区展开清剿行动,除打死打伤众多武装分子外,军方还摧毁了10处武装分子藏匿地。
报道称,近期塔利班组织在南部省份的武装活动有所加剧。南部坎大哈省警方当天还证实,一辆军方巡逻车在首府坎大哈市遭迫击炮袭击,造成至少两名阿国民军士兵死亡。
据了解,阿富汗总统加尼2月28日在出席第二轮“喀布尔进程”会谈时说,政府愿在不设前提条件的情况下与阿富汗塔利班组织展开和谈,但塔利班3月1日发表声明对阿政府的和谈呼声冷淡回应。此后,该组织在首都喀布尔、塔哈尔省、法拉省等地区制造了数起袭击事件,共造成数十人死伤。

JDI拟实施定向增发并出售工厂筹资550亿日元

本站美股讯北京时间31日消息,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正在经营重组的中小型液晶面板巨头“日本显示器公司”(JDI)30日发布消息称,以LED制造巨头“日亚化学工业”(德岛县阿南市)和海外投资基金为认购对象,将实施共计约3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7亿元)的第三方定向增发。去年12月停产的石川县能美工厂将以约200亿日元出售给最大股东日本官民基金“产业革新机构”,以筹措共计约550亿日元的资金。
这些资金将用作当前的运营资金和设备投资。面向智能手机的液晶面板需求增加超出预想,将加强制造和销售以加速业绩恢复。
JDI将接受LED供货商日亚化学的约50亿日元和来自30家海外基金的共计300亿日元注资。JDI之前一直与中国液晶面板制造商“京东方科技集团”(BOE)等磋商资本合作事宜,但因3月底前未能谈妥而改变注资方,筹措金额也较当初预期有所减少。今后还将继续就与海外企业合作进行磋商。
革新机构以能美工厂向JDI的关联企业、开发有机EL面板的JOLED公司(东京)实物出资。JOLED计划接受以汽车零部件巨头电装等为认购对象的1000亿日元增资。在能美工厂投产的中型有机EL面板的生产规模将扩大至现在的约10倍。
JDI还宣布撤回将JOLED纳入合并财报的方针。

特朗普称美军“很快”撤出叙利亚 与国防部唱反调

原标题:特朗普称美军将“很快”撤出叙利亚 公然与五角大楼唱反调
央视网消息:虽然根本就没有得到叙利亚政府的同意,但美国在叙利亚北部、特别是库尔德人控制区驻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而当地时间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俄亥俄州出席一场活动时就叙利亚局势发表了“惊人言论”——他说,美军很快会从叙利亚撤军。
不过,特朗普的这一表态不仅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一头雾水,也和五角大楼此前的说法自相矛盾。
特朗普称,美国在中东花了7万亿美元,例如在当地兴建学校,建一所就被武装分子炸一所,却没有为俄亥俄州的美国孩子建学校。
对于特朗普的撤军表态,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当天被记者追问是否知晓此事,诺尔特表示不知情,无法回答。
特朗普上个月就叙利亚问题表态时称,美军在叙利亚存在的意义就是打败极端组织然后回家。这与五角大楼去年底的表态完全相悖,五角大楼称,美军将尽可能地在叙利亚保留存在,不仅是为了支持盟国,还要防止恐怖组织卷土重来。美国国防部一位匿名官员称,尚不清楚特朗普的最新表态用意何在。
据五角大楼此前公布的数据,目前有大约2000名美军驻扎在叙利亚。

新华社北京3月31日电热点问答:西方“抱团”与俄罗斯互“怼”为哪般
俄罗斯前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和其女儿在英国“中毒”事件引发的外交风波持续发酵。英国与俄罗斯就此事件相互驱逐外交人员,西方多国随后迅速站队,在此事上“抱团”谴责俄罗斯并驱逐俄外交人员,俄也做出对等回应。此次外交风波为何愈演愈烈?“中毒”事件有什么疑点?对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又有何影响?
外交风波为何愈演愈烈
究其本质,此次纠纷凸显了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在战略层面长久以来的互不信任。
俄外长拉夫罗夫16日在阿斯塔纳表示,历史表明,只要俄罗斯日趋强大,部分国家就会联合反俄。“此次‘中毒’事件使英美有机会再次走到一起,并迫使与其同气连枝的国家加入反俄阵线。”
在俄外交部下属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索洛韦伊看来,西方此次之所以象征性地联合反俄,是希望借“中毒”事件让俄认识到,西方国家对俄现行的某些对外政策不能接受,借此警告俄勿进一步采取西方认为“危害国际稳定和西方利益”的举动。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事件发生的时机耐人寻味。事件的发酵恰逢俄总统普京以高支持率再度赢得总统大选,欧美掀起一致对外的反俄浪潮意在为普京的新任期继续加压,扰乱俄国内视听,谋求一定程度动摇普京民意基础,同时进一步制造孤立局面、破坏俄国际形象。
而英国一些舆论则认为,英国政府高调处理此事,有在“脱欧”巨大压力下转移注意力之嫌。俄罗斯驻英国大使亚历山大·雅科文科曾对媒体表示,英国“脱欧”后将丧失通过欧盟施加政治影响力的杠杆,导致其国际重要性下滑,需要在西方世界中找到自身定位,而在“中毒”事件上做文章再合适不过。
从对本届英国政府内阁的影响上看,目前英国保守党政府利用俄罗斯为英国“战略敌人”的议题在议会获得了绝对支持,部分反对党政客因公开表达对缺乏证据支持下的对俄制裁不满,而受到舆论持续压力。
“中毒”事件疑点何在
目前,由“中毒”事件引发的外交风波正逐步升级,但俄罗斯和英国认为该事件本身仍存在不少疑点。
普京日前在回答英国广播公司记者提问时表示,“如果有人受到西方媒体所说的化学毒剂攻击,受攻击者会当场死亡,不会仅是昏迷”。
俄常驻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代表卢卡舍维奇16日表示,俄早已销毁所有化学武器,而包括英国在内的个别西欧国家目前仍保有化学武器样本。此外,英方一直未将俄涉嫌此案的确凿证据公布于众,而且没有遵照《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等国际法中关于当事各方沟通案情的程序性规定处理此案。
关于神经毒剂的来源,英方认为,这种军用级别神经毒剂“诺维乔克”项目是在苏联研制,而俄方则回应俄罗斯或苏联从未进行过该毒剂研究,反指英国、美国等国或在研究该项目。俄方此前还称,英国国防部化学实验室距离斯克里帕尔的住所很近。
据英国媒体报道,目前斯克里帕尔的女儿已经苏醒并能说话,预计英方将获得更多事发时的情况。“疑点”或将逐渐破解。
对俄西关系影响几何
事件发展至今,早已超出英俄双边外交纠纷的范畴,而成为西方反俄联盟与俄罗斯的一次争斗。
俄非商业独立研究机构“重大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奥列维奇表示,目前西方与俄对抗的特点就是以外交战为主,同时可能在经济等领域发起新的制裁与反制裁措施。
索洛韦伊认为,如果西方国家接下来联合加紧对俄经济制裁,例如对俄石油出口实施禁运、完全禁止他国购买俄国债、阻断俄引进海外技术等,这将给俄带来重大损失。西方可能已开始研究这些举措。
英国白金汉大学教授安东尼·格里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判断,英俄之间此次纠纷是冷战结束后对双方关系打击最大的一次,恐怕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恢复双方关系。
但值得注意的是,俄与西方均未表现出对武装冲突的兴趣,因此涉事国之间必须保留一些沟通渠道。英国在宣布驱逐俄外交人员的同时强调,目前暂不考虑中断与俄罗斯的外交关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议会发言时也表示,目前切断与俄罗斯的所有外交联系不符合英国的国家利益。英国部分舆论认为,目前双方对彼此外交报复行动“相对温和”,较之冷战期间双方类似的外交冲突,目前只能算是“凉战”。
索洛韦伊也表示,在纷争持续的情况下,俄与西方国家仍会就一些亟待解决的国际问题进行协调或合作,俄与西方关系尚有回旋余地。